• <dd id="gzypd"><track id="gzypd"></track></dd>

    <li id="gzypd"><acronym id="gzypd"><u id="gzypd"></u></acronym></li><rp id="gzypd"></rp>
  • <tbody id="gzypd"></tbody>

  • 認清大京作,堅定信心行——趙夫瀛的主題發言

    紅木文化|曉照2023-08-14
    閱讀:164779
    微信圖片_20230814131516

    各位領導,各位嘉賓,各位紅木界同行:


    歡迎大家從四面八方齊聚北京,參加2023中國紅木家具大京作文化峰會。


    中國的紅木家具,從2003年開始到2013年,經歷了10年的大發展。也就是在2003年,由我們創辦的中國第一個紅木行業的專業網站“中國紅木家具網”誕生,后更名為“中國紅木古典家具網”。2004年,也是我們創辦的行業內第一本專業雜志《中國紅木古典家具》雜志面世。因此,我們跟隨紅木產業經歷了10年的大發展。


    2013年下半年起,紅木市場出現了下行跡象,到2023年,市場一直在走下坡路,這是一個從冷到寒的10年,我們也陪著大家經歷了。


    這種跌宕起伏是符合市場規律的。任何產業,尤其是中國傳統產業,不可能永遠保持高熱,但也不可能永遠低寒。有句話說,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


    有人說,紅木市場的低迷已經到了極限了,這已經是最低谷了,再冷也冷不到哪兒去了。物極必反,觸底之后必然是反彈。有國外經濟學家預測,世界經濟將從2024年6月起復蘇。我們姑且相信他的話,再堅持一年。


    但不管怎樣,我們不是還得活著嗎?活下去才有未來。所以,今天我們這個會,是在深谷里的一聲吶喊,也是震醒春天的一聲雷。


    市場低迷,但我們不能沉寂,總得弄出點響動來給自己提氣,也給市場以鼓舞。但同時,我們更應該保持理智和理性,為市場的反彈做好準備。


    所以,我們要認清自己,堅定信心,擴大影響,拓展市場。這也是我們這次峰會的目的和主題。



    那么,怎么認清自己呢?首先應該正確理解大京作。


    當我們這個會議名稱剛一提出的時候,就有人問,為什么叫大京作?京作前面為什么要加個大字?


    我們可以看一看大屏幕兩側的對聯:


    上聯大北京,從東到西聲震一統華夏;

    聯:京作,坐北朝南享譽半壁神州。

    橫批大字當先


    當我們能夠真正參透它的含義的時候,也就真正理解了大京作。


    先說京作,離不開一個“京”字,京是核心。


    京是什么?京城,京都。古時候數字1000萬稱為京。


    京,本身就代表大,代表人多、權力大。人多權大,就是京都。在封建社會,它是皇權中心,現代叫文化政治中心。所以才有“大北京”之稱,它代表歷史悠久、底蘊豐富、人多權大。你在北京喊一嗓子和在上海、廣州喊一嗓子,影響力絕對不一樣。


    微信圖片_20230814131516_1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產生了宮廷家具。什么是宮廷家具?寶座、交椅、皇宮椅、雕龍大柜,這些都是典型的宮廷家具。給傳統坐具按輩分排排序,寶座、交椅、皇宮椅,都是等級最高的。它高貴、奢華、威嚴,是宮廷家具自帶的氣場。


    有人說京作家具就是宮廷家具,我個人不贊同這種觀點。中國宮廷家具是中國傳承家具流派的集大成者,但京作家具是宮廷家具的外延性家具,它承襲了宮廷家具的血脈,但它有了民間化的改造,從形制、工藝到內涵,京作家具天然的帶著豪氣、貴氣,那是骨子里的東西,但它又平添了百姓的煙火氣。


    從這個意義上講,如果說蘇作家具產生于書香門第,那京作家具就出身于官宦之門。大家刷短視頻,經常能刷到易中天先生的一段調侃。他是這樣說的:

    ?

    有一句話說,北京人看所有的人都是地方上的,上海人看所有人都是鄉下人,廣東人看所有人都是北方人。你到北京去,北京它這個地方啊從元代就是首都了,元大都。然后明清兩代都是國都。然后中華人民共和國它又是首都,所以北京人都認為自己是中央的。你到北京去,他往往會斜著眼睛看人——哪來的?你們地方上的就是不行。——他是中央的人。所以他要討論國家大事啊。他北京想的都是大事,他都是放眼全球胸懷世界的。


    易中天是在調侃,但往深里想,這正是北京人與生俱來的那種優越感,他是骨子里自帶的。是牛欄山那種“牛”氣。而只有京作家具,它的氣質才能與北京人的優越感相契合,這就是文化的相融性。


    再來說說京作家具的主產區為什么都在北京周邊,眾星捧月似的。因為它必然要與京城發生聯系,無論是大城的李蓮英,青縣的運河碼頭,遵化的清東陵,淶水的清西陵,武藝與龍順城早年的合作,以及龍順城與清宮造辦處的淵源等。它都跟京都甚至皇家宮廷有一定的關聯。這些都是京作家具文化傳承的血脈。


    所以,京作跟京都是一個衍生和依存的關系,既然北京是大北京,那京作自然就是大京作了。而京作家具最核心的產區在哪里?毫無疑問,大城啊,又應了一個大字不是。


    而最主要的還不在這里,這是歷史文化淵源,更重要的是使用者資源。



    那我們就來說說京作家具的客戶群體。


    京作家具的客戶群體主要在中國北方。北方有多大?放個圖片大家看看。


    圖片1


    中國南北方公認的地理分界線是秦嶺、淮河為界。北方的國土面積占了一大半兒,人口占全國總人口的40%多。


    而蘇作、廣作在南方,那南方就至少是有兩大傳統流派在分割市場吧,還甭提新興的仙作、東作之類的了,可謂群雄爭霸,不像北方被京作獨占。當然北方也有晉作,但小到可忽略不計。


    如此我們說,京作享譽半壁江山,是不是名副其實?



    大京作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它極強的自信。無論產區還是企業,都愿意把自己劃歸到京作里面,以京作為自豪。而蘇作產區,這種區域品牌意識就相對弱一些。


    而廣作就更更弱了。廣東企業很少把廣作掛在嘴邊兒上,甚至有意無意的回避它,似乎歸為廣作,他就不現代、不新潮了。他們更推崇什么新中式、新明式,或者什么什么式??傊?,他們更追求一個新字。究其原因,還是血脈傳承的問題。


    京作家具,更愿意認祖歸宗,家具風格彰顯財大氣粗,有人形容它是“官窯”。其實它的一招一式,都透著千年古都的歷史煙塵和那深厚的中華文化底蘊。這也正是京作家具的魅力所在。


    而蘇作家具更認書房,玲瓏雅致,標簽是文人家具,業內也認這個賬。


    至于廣作家具,有人說他透著一點商人氣。我沒有深入研究,不清楚,大家自行體會。


    事實上有些廣東紅木企業,它雖身在廣東,但它的作品卻并非廣作風格,比如大家都知道的伍氏興隆,你什么時候聽它標榜自己是廣作的?伍炳亮先生總說自家是仿古家具或高仿家具,有意無意的淡化了流派,這與咱們京作企業爭先恐后的戴京作帽子的風格很不相同。


    關于大京作,我們分析這么半天了,何以為大?大在文化深厚,大在幅員廣闊,大的市場規模,更是大在自信力上。我們應該都有共識了吧。


    既然如此,我們的大會就是要更加強化這種自信力,讓自信心爆棚,觸底反彈,彈的更高。也讓廣大消費者對京作家具更有信心。


    今天,我們京作主產區的大咖們齊聚一堂,相互交流,提振士氣,這本身也是對京作文化的一次探討和傳承,對未來市場的拓展,也是一個新的起步。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