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shū)房的氣質(zhì),始于內心修行 —— 一得閣董事長(cháng)孟繁韶談“文房”

賞新閱木|趙衛平\文2017-07-06
閱讀:340152
16sucai_201410130933_副本_副本 
       一說(shuō)到“文房”,很多人都想到“文房四寶”,但在一得閣有限公司董事長(cháng)孟繁韶的理解里,文房的概念,遠遠超出我們所想象的邊界——
  顧名思義,“文房”是“文”與“房”的組合,“文”當然是指“文化”,而“房”并不僅指房子,更代表一個(gè)空間。
  一個(gè)“有文化的空間”,應該囊括物質(zhì)和精神兩個(gè)層面。
  若說(shuō)文房中的物質(zhì),最典型的莫過(guò)于“文房四寶”。這“四寶”原本特指唐后主李煜書(shū)房中的四件寶物:“妙甲于當時(shí)的”宣筆、李廷珪的墨、澄心堂的紙、“碧云色奪端州紫”的龍尾山歙硯。后來(lái)才逐漸由這頂級的“四寶”泛指為筆、墨、紙、硯四類(lèi)。以“四寶”為核心,還延伸出很多器物,比如:放筆的筆格、筆架、筆筒,壓紙的鎮尺,以及畫(huà)案、書(shū)桌、書(shū)架等書(shū)房家具,還有書(shū)畫(huà)、茶具、綠植,等等。這些出現在書(shū)房中的、具有文化內涵的物品,都可稱(chēng)為“文房”。
  放滿(mǎn)了文房器具,空間就有文化了嗎?在深諳此道的孟繁韶看來(lái),精神層面的布置,才是文房陳設中最重要的部分。
  精神來(lái)自何處,自然是人。文房中起居作息的人,影響著(zhù)這個(gè)空間的氛圍。只有注重文化修養和品行的人,才能與器物完成對話(huà),人與物的共鳴構成了整個(gè)空間的文化氣場(chǎng)。所以,并不是器具讓空間有了文化,而是由于有了人的存在,有了思想、精神的存在,才讓這些器具、這個(gè)空間熠熠生輝。
首頁(yè)大圖 副本_副本_副本
       作為一個(gè)文房老字號的經(jīng)營(yíng)者,孟繁韶對以“文房四寶”為核心的各種器具如數家珍,提起文房中的東西,他說(shuō),文房二十八式、四十五式、五十四式,每一式的精品都大有講究。而談到文房陳設,他更強調文房主人的個(gè)人修為。在他看來(lái),文房?jì)r(jià)值的核心,并不在于空間的大小、器具的多少,而是文房的主人能否以自己的內在修養,把控器物陳設,攜領(lǐng)空間的文化氛圍;同時(shí)從器物所陳設出的空間中,讓自己得到更深層、更豐富的文化補養。否則,面積再大、陳設再豐富,也算不上真正的文房。
  孟繁韶以為:我們的文房里,缺的不是面積,也不是可用于陳設的器具,而是不斷探究未知的執著(zhù)求索,以及持續完善自我的從容修行;文房的氣韻,源于人自身的文化素養,越是講究的文房器具,越是需要被人讀懂,人與空間達到心神相交的境界,自然就能營(yíng)造出獨有的書(shū)房氣質(zhì)。
0324_1_副本_副本孟繁韶

  一得閣董事長(cháng)、中國和平發(fā)展基金會(huì )常務(wù)理事、中國國際交流協(xié)會(huì )理事、中華文化促進(jìn)會(huì )理事。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

相關(guān)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