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涵 品位 美飾——筆筒在當代的審美意義

賞新閱木|趙夫瀛\文2017-07-06
關(guān)鍵字筆筒 文房 書(shū)桌
閱讀:338317
文房底圖_副本_副本
        筆筒是重要的文房用具,是書(shū)房的重器。書(shū)桌上若沒(méi)有筆筒,是個(gè)缺憾。  
  筆筒是盛筆用的,筆是文人的工具,就像戰士的武器一樣。因此,筆筒是文人的“武器庫”,也承載了文化。  
  在一個(gè)歷史階段,中國人寫(xiě)字多用毛筆。字有大有小,筆也就有大有小。這些筆總要放置在一個(gè)地方,筆筒應運而生。后來(lái)又有了筆,毛筆用后,倒掛在筆架上。但筆架有局限性,對筆的大小規格有要,大一些的毛筆掛不上去,所以還是筆筒用著(zhù)方便隨意。  
  筆架和筆筒一樣,它們是一種用具,有著(zhù)實(shí)用功能,但同時(shí),它們又有很強的審美功能。尤其在當代,它的審美功能,似乎更大于了實(shí)用功能。
  當代日常生活中,人們一般不用毛筆寫(xiě)字了,除了練習書(shū)法。取而代之的是鋼筆、圓珠筆、碳素筆、鉛筆等,都是最常用的書(shū)寫(xiě)工具。甚至筆都用得少了,辦公桌上,多了電腦和打印機。然而,盡管毛筆可以不用,別的筆還是少不了的。所以,筆架可以沒(méi)有,筆筒還是可以有的。于是,筆筒的講究與文化還在延續。
  書(shū)桌上放一只什么樣的筆筒為好呢?什么樣的都好,尺寸最講究,因為它要與書(shū)桌的尺寸般配。比方,一張小書(shū)桌,你放了一只很大的筆筒,看上去頭重腳輕,顯得張揚;而一張大桌,筆筒拳頭大小,又像是大身板兒長(cháng)了一個(gè)小腦袋,同樣不協(xié)調??梢?jiàn)筆筒的大小要與書(shū)桌的比例適當。
  然而又有問(wèn)題,筆筒大小與書(shū)桌比例合適了,放筆又不合適了,現代人用的筆都小,放到筆筒里,就好像被淹沒(méi)了一樣。不像放了毛筆,一桿一桿地直立著(zhù),颯爽英姿。
  其實(shí)不必擔憂(yōu),淹沒(méi)就淹沒(méi),筆不還在里面么?筆筒的功能不減,我們不會(huì )為了圖放在筆筒里好看,而刻意去把筆做大吧?時(shí)代在發(fā)展,社會(huì )在進(jìn)步,筆筒的功能也已經(jīng)發(fā)生了改變,如今,它是使用功能第二,裝飾功能第一。
  筆筒,書(shū)房里的第一飾物,所以說(shuō)它是書(shū)房的眼睛。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