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拍”看筆筒收藏 ——訪(fǎng)文房清玩收藏家劉傳俊

賞新閱木|文武/文2017-07-04
閱讀:340205
首頁(yè)大圖
       近幾年的收藏熱中,雖然經(jīng)濟下滑,但文房清玩仍然受到追。在2016年11月15日中貿圣佳的“集萃”專(zhuān)場(chǎng)中,談月色、王敦化遞藏的清康熙無(wú)我款紫檀筆筒競價(jià)激烈,開(kāi)場(chǎng)便有多位買(mǎi)家越過(guò)競價(jià)階梯,一口報出300萬(wàn),而后又有買(mǎi)家直接報出500萬(wàn)的高價(jià),經(jīng)過(guò)多番競價(jià)最終以870萬(wàn)落槌,高出估價(jià)數倍!
qinfg7845_副本清康熙無(wú)我款紫檀筆筒 
 
  一只筆筒,何以拍出近千萬(wàn)元的高價(jià)?筆筒的收藏價(jià)值究竟在哪里?文房清玩收藏名家劉傳俊先生從近年來(lái)拍賣(mài)市場(chǎng)三件刷新紀錄的筆筒,道出筆筒收藏投資的幾大“藏點(diǎn)”!
  
題材絕妙傳承久
  劉傳俊介紹說(shuō),這只清康熙無(wú)我款紫檀筆筒取上佳紫檀為質(zhì),料材碩大,包漿沉郁醇厚。筆筒通體雕刻,側畔題詩(shī)。畫(huà)面中芭蕉繁茂,一清秀裸女赤身睡于蕉蔭下苔石之上,形止瀟灑。又以狂草刻禪偈曰:“六根凈盡絕塵埃,嚼蠟能尋甘味回。莫笑綠天陳色相,誰(shuí)人不是赤身來(lái)?”筆筒口沿,還有吳昌碩的刻字,詩(shī)畫(huà)雙美,頗有《蘭亭》遺意。  
  “這只筆筒的收藏價(jià)值主要是題材好,畫(huà)面新穎獨特,超凡脫俗,有故事性。”劉傳俊還說(shuō),在民國年間,此筆筒剛一面世,便引來(lái)強烈的關(guān)注,很多名人在筆筒拓片上和詩(shī)題字,紛紛依筆筒題詩(shī)舊韻成詩(shī),成一時(shí)雅集。上面署名的,有羅振玉、程大璋、高天梅、楊千里等。這些題詩(shī),都大大提升了筆筒的影響力。了解了這些情況,這只筆筒拍到這個(gè)價(jià)格也就不意外了。
狂草禪  副本_副本筆筒上刻有狂草禪偈
刻字_副本_副本筆筒口沿上的吳昌碩刻字
19民國年間文人雅士為筆筒拓片和詩(shī)_副本_副本民國年間文人雅士為此筆筒所作的拓片和詩(shī)
  
工藝上乘存世罕  
  作為收藏家,劉傳俊本人對文玩筆筒也情有獨鐘。早年間,劉傳俊曾看中一只黃花梨雕玉蘭花葵口筆筒,可惜當時(shí)未能入手,一直耿耿于懷。2011年北京宣石春拍“長(cháng)物養正——文房雜項”專(zhuān)場(chǎng)上,劉傳俊又意外與這只筆筒邂逅,他志在必得,最終經(jīng)過(guò)一番激烈角逐,以當時(shí)創(chuàng )紀錄的價(jià)格,將其攬入懷中。  
  這只黃花梨雕玉蘭花葵口筆筒,滿(mǎn)雕玉蘭花,筆筒口的造型也是一朵剛剛怒放的玉蘭花,整只筆筒都在圍繞玉蘭花設計。即便是底部,也施加了巧妙的工藝,這非常少見(jiàn)。這只筆筒最有價(jià)值的就是它的工藝,設計精妙,刀法遒勁流暢,無(wú)論是選材、構圖、雕工還是打磨,它都是明晚清早精品中的精品,因其工藝上乘頗得藏者青睞,它也成了劉傳俊收藏品中很具價(jià)值的一件。
65565_副本_副本
1黃花梨玉蘭花葵口筆筒_副本_副本黃花梨雕玉蘭花葵口筆筒  

名家名制名藏
  目前,成交價(jià)格最高的是一只紫檀筆筒,是文物專(zhuān)家、收藏家王世襄(1914—2009)舊藏明代周制魚(yú)龍海獸紫檀筆筒,在2012嘉德春拍“翦淞閣文房寶玩”專(zhuān)場(chǎng),以5520萬(wàn)元成交,創(chuàng )下木質(zhì)筆筒的最高成交紀錄。  
  據劉傳俊稱(chēng):“明代周制魚(yú)龍海獸紫檀筆筒之所以拍出天價(jià),把它的價(jià)值概括為六個(gè)字,即:名家名制名藏。”
33明代周制魚(yú)龍海獸紫檀筆筒拓片_副本_副本明代周制魚(yú)龍海獸紫檀筆筒拓片
2明代周制魚(yú)龍海獸紫檀筆筒_副本_副本明代周制魚(yú)龍海獸紫檀筆筒
內頁(yè)配圖22_副本內頁(yè)配圖33_副本明代周制魚(yú)龍海獸紫檀筆筒雙面雕飾

34收藏家王世襄_副本_副本收藏家王世襄
內頁(yè)33吳昌碩_副本晚晴民國時(shí)期藝術(shù)大師吳昌碩

  何謂名家名制名藏?劉傳俊解釋道,先說(shuō)周制,周制即當年的楊州工藝家周翥,周翥以百寶嵌聞名,在晚明時(shí)他的作品就已經(jīng)是被追捧的收藏品了。周制的工藝價(jià)值極高,雕刻的龍獸圖案布局得當,栩栩如生,極為難得。還有就是收藏傳承有序,這只筆筒原為清宮舊藏,1950年,王世襄購于北京榮寶齋,并對其進(jìn)行考證。正因如此,這只筆筒的拍賣(mài)價(jià)格才高于同期拍賣(mài)的明末清初黃花梨獨板大翹頭案和清早期紫檀三屏風(fēng)攢接圍子羅漢床兩件家具價(jià)格的總和。  
  劉傳俊認為,真正的精品文房用品可遇不可求,特別是題材好、工藝好、形制好的木作筆筒,價(jià)格合適的,完全可以關(guān)注??v觀(guān)近幾年拍場(chǎng)紀錄,精品筆筒的價(jià)格一直呈迅猛上漲趨勢,拍賣(mài)價(jià)格總是超出人們的想象。 
內頁(yè)配圖_副本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

相關(guān)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