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筒最早出現年代考據——文獻史料考、墓葬出土考、館藏文物考

賞新閱木|劉傳俊/文、圖2017-07-04
       筆筒最早出現于何時(shí),目前學(xué)術(shù)界眾說(shuō)不一,尚無(wú)定論。文房收藏家劉傳俊先生經(jīng)過(guò)大量史料研究和實(shí)物考證,得出自己的結論,著(zhù)書(shū)立說(shuō),并撰寫(xiě)論文,首發(fā)于本刊,以饗讀者。
       筆筒是文房諸器中最普及的貯筆收納之器。晚明清初,朱彝尊在《筆筒銘》中稱(chēng)“筆之在案,或側或頗,猶人之無(wú)儀,筒以束之,如客得家,閑彼放心,歸于無(wú)邪”,將筆筒視為筆之家,放心無(wú)邪之處。關(guān)于筆筒最早出現年代,目前學(xué)術(shù)界意見(jiàn)不一。
  

文獻史料考
  被大家引用最多的有關(guān)筆筒的文獻記載如下。  
  [三國·吳]陸璣《毛詩(shī)草木鳥(niǎo)獸蟲(chóng)魚(yú)疏·螟蛉有子》(見(jiàn)圖1) :“取桑蟲(chóng)負之于木空中,或書(shū)簡(jiǎn)筆筒中,七日而化。”
1、《毛詩(shī)草木鳥(niǎo)獸蟲(chóng)魚(yú)疏》_副本_副本圖1_《毛詩(shī)草木鳥(niǎo)獸蟲(chóng)魚(yú)疏》
 
  [宋]無(wú)名氏《致虛雜俎》:“羲之有巧石筆架,名‘扈’(音同戶(hù))。獻之有斑竹筆筒,名‘裘鐘’皆世無(wú)其匹。”  
  [明]文震亨(1585—1645)《長(cháng)物志》(見(jiàn)圖2):“(筆筒)湘竹、棕櫚者佳,毛竹以古銅鑲者為雅,紫檀、烏木、花梨亦間可用,忌八棱花式。陶者有自古白定竹節者,最貴,然最難得大者,青冬磁細花及宣窯者,俱可用。又有鼓樣,中有孔插筆及墨,雖舊物,亦不雅觀(guān)。”其中提到了“鼓樣”筆筒,插筆及墨。筆者覺(jué)得此為筆插兒或筆架一類(lèi),下文會(huì )有介紹。
2、《長(cháng)物志》作者明代文人文震亨_副本_副本圖2_《長(cháng)物志》作者明代文人文震亨
  [清]曹雪芹(約1715—約1763)《紅樓夢(mèng)》第四十回:“案上堆著(zhù)各種名人法帖,并數十方寶硯,各色筆筒、筆海內插的筆如樹(shù)林一般。”沈復《浮生六記·坎坷記愁》:“因是於行囊之外,轉得吾父所遺圖書(shū)、硯臺、筆筒數件。”  
  從文獻記載似乎可以看出筆筒最早出現年代,不晚于宋或三國。  
  那么古籍善本插圖版畫(huà)、古代壁畫(huà)、漢畫(huà)像石、磚、古畫(huà)中有無(wú)宋或更早的筆筒的資料呢?筆者購買(mǎi)并查閱了《中國繪畫(huà)全集1:戰國—唐》、《宋畫(huà)全集》、《元畫(huà)全集》、《中國畫(huà)像石棺全集》、《中國畫(huà)像磚全集》、《中國古代戲劇版畫(huà)集》等,暫時(shí)均未發(fā)現宋之前筆筒之蹤。  
  有意思的是,由王圻及其兒子王思義,成書(shū)于明萬(wàn)歷年間的《三才圖會(huì )》(又名《三才圖說(shuō)》)“器用”部分中,找不到筆筒的注解圖說(shuō),只見(jiàn)筆架注解。而在“人事”章節的《卷索句圖》中,高士盤(pán)坐,對面的翹頭幾上,有一只形制與現在使用筆筒類(lèi)似的筆筒(見(jiàn)圖3)。不知是作者當時(shí)遺漏了筆筒的圖說(shuō),還是父親著(zhù)書(shū)時(shí)筆筒尚未大規模流行,到兒子王思義時(shí)期已流行?不得其解。這也算是他們父子留給后人的一個(gè)有趣的猜想吧。萬(wàn)歷時(shí)期湯顯祖《牡丹亭》、崇禎版《金瓶梅》、崇禎版《瑞世良英》等版畫(huà)插圖中均能見(jiàn)到束筆之筆筒(見(jiàn)圖4)。據此可推斷束筆之筆筒自晚明逐漸流行起來(lái)。
圖3_副本_副本
圖3_明萬(wàn)歷年間的《三才圖會(huì )-器用》(又名《三才圖說(shuō)》)
9、崇禎版《瑞世良英》中筆筒四圖_副本_副本圖4_崇禎版《瑞世良英》中筆筒圖
墓葬出土考
  出土墓葬文物實(shí)例是說(shuō)明問(wèn)題的最好依據。先來(lái)了解一下出土的筆筒實(shí)物情況。上海寶山明萬(wàn)歷朱守城夫婦合葬墓,出土有紫檀筆筒,其筒上寬下稍窄,與筒底分制,底承三足,上口起寬皮條線(xiàn)。通體光素,造型高挑優(yōu)雅,是一件很有代表性的晚明硬木筆筒。這是最接近于朱彝尊《筆筒銘》中“筒以束之,如客得家”這一描述的筆筒。  
  建國后出土有戰國(楚、秦)、兩漢(西漢、東漢)、西晉(前梁)另一種單管“筆筒兒”,此種筆筒兒方便攜帶,適于雅集、筆會(huì )、外出之用,而非明中晚期至今置于案頭“束筆如家”的筆筒。請注意我用的是“筆筒兒”而不是筆筒。中國的語(yǔ)言文字甚是好玩兒,只是多了一個(gè)兒話(huà)音,意思就不太一樣了。這種筆筒兒稱(chēng)之為“筆套”或“筆管兒”更為貼切。如1957年河南信陽(yáng)長(cháng)臺關(guān)楚墓、1954年湖南長(cháng)沙市南郊左家公山楚墓、1986年湖北荊門(mén)縣包山二號楚墓、1986年甘肅天水市放馬灘一號秦墓,均出土竹、葦,或木質(zhì)毛筆及筆筒兒(筆套)。1993年江蘇連云港東??h溫泉鎮尹灣漢墓,出土了一粗一細兩只毛筆,裝在同一只雙管黑漆筆筒兒中,是目前發(fā)現最早的“對筆”和雙管筆筒兒。1985年在甘肅武威旱灘坡前梁(317—376)墓,出土了一只帶有墨跡的松木筆桿毛筆及筆筒兒。(以上資料摘自王學(xué)雷《古筆考》一書(shū))(見(jiàn)圖5)這些出土的高古時(shí)期的筆筒兒(筆管兒、筆套兒),與明清流行使用的筆筒相比,雖同為筆之收納之器,但用法、形制迥然。明清之制筆筒更像“桶”。  
  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huì )委員孫機老師在《漢代物質(zhì)文化資料圖說(shuō)》(見(jiàn)圖6)一書(shū)的“文具”部分中,把這種筆筒兒(筆套),稱(chēng)之為“筆套筒”,他指出,“這種筆套筒即江陵張家山漢墓遺冊所稱(chēng)‘筆有一管’之管?!盾髯?middot;賦篇·箴》:‘管以為母。’管指針管。盛針的筒名管,盛筆的套管西漢時(shí)亦名管;東漢后期始稱(chēng)筆桿為管。”我們現在有些朋友,還是喜歡將筆的量詞稱(chēng)為管,如一管筆、幾管筆。孫機老師另外一本著(zhù)作《中國古代物質(zhì)文化》的“文具、印刷、樂(lè )器”一章中稱(chēng):“擱筆用筆架,貯筆則用筆筒,筆筒的前身是書(shū)筒、詩(shī)筒等物,唐人已用竹筒儲存文字資料。唐·錢(qián)起因為受贈青竹筒而寫(xiě)的詩(shī)中有云:‘楚竹青玉潤,從來(lái)湘水陰。緘書(shū)取直節,君子知虛心。’是說(shuō)用竹筒盛書(shū)卷。元代始以竹筒貯筆。創(chuàng )造出了筆筒。”孫機老師認為元代以后才出現了筆筒。  
  文物出版社1998年出版,北京故宮博物院馮先銘主編的《中國古陶瓷圖典·器形·筆筒》一書(shū)中闡述:“筆筒,文房用具,插放毛筆之用,始見(jiàn)于宋,流行于清,器型似筒狀。宋代筆筒口徑較小,傳世不多。”而北京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中國文房四寶全集4·文房清供》里,張榮的《錯綜群藝,千古芳華——文房清供概述》一文中論述“筆筒之始作應在東晉時(shí)期”,該書(shū)中還收錄有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東晉青釉筆筒。遺憾的是兩書(shū)中均未就其闡述的筆筒產(chǎn)生年代,提出進(jìn)一步的論據?;蛟S相隔10年研究人員已找到了確鑿的證據,證明青釉筆筒為東晉時(shí)期。期待有更詳實(shí)的資料公布。  
11-線(xiàn)描_副本_副本圖5_《古筆考》(王學(xué)雷著(zhù))
4444_副本6_《漢代物質(zhì)文化資料圖說(shuō)》《中國古代物質(zhì)文化》(孫機著(zhù)) 

   揚之水老師在《宋墓出土文房器用與兩宋士風(fēng)》一文中指出:“至于插筆之用的筆筒,也不見(jiàn)于兩宋,它大約自明代方始蔚成風(fēng)氣,與竹刻的發(fā)達密切相關(guān),興盛之后便有了各種質(zhì)地的作品。”  
  馬未都先生在《馬未都說(shuō)收藏·明清筆筒》一書(shū)中說(shuō):“比起其他文具,筆筒簡(jiǎn)單而實(shí)用,可是在明朝中葉之前,文房用具中卻沒(méi)有筆筒。”“就目前已知的實(shí)物論,筆筒的產(chǎn)生不會(huì )早于明代的嘉靖朝。”馬先生的觀(guān)點(diǎn)與揚之水老師觀(guān)點(diǎn)一致。  
  李慶新《明代海外貿易制度》一書(shū)中的“明后期開(kāi)海貿易與制度調適”章節記載:萬(wàn)歷十七年,提督福建巡撫都御史周寀批準《陸餉貨物抽稅則例》,征稅商品103種113項;其中萬(wàn)歷十三年進(jìn)口商品中有“正青花筆筒”,稅銀每個(gè)四厘,“青玻璃筆筒”稅銀每個(gè)四厘五毫。這是目前能找到的最早記載筆筒的、較權威的資料。
  
館藏文物考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一件青釉筆筒(見(jiàn)《中國文房四寶全集4·文房清供》)標注為東晉(見(jiàn)圖7),但未注明傳世或出土,以及斷代理由。臺北“故宮博物院”藏一只,將其標注為宋官窯粉青瓷的筆筒,因提有乾隆御題詩(shī),詩(shī)中乾隆爺認定為宋代,故臺北“故宮博物院”判定為宋代(見(jiàn)臺灣同朋社出版的臺北“故宮博物院”《文房聚英》)。因斷代爭議較大,臺北“故宮博物院”方面也覺(jué)得定宋沒(méi)底氣,在1989年的《宋官窯特展》上,此筆筒的參展標注為“依風(fēng)格看可能是清朝之物”。(見(jiàn)圖8)
4、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一件青釉筆筒(見(jiàn)《中國1文房四寶全集4-文房清供》)標注為東晉_副本_副本圖7_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一件青釉筆筒(見(jiàn)《中國文房四寶全集4-文房清供》)標注為東晉
5、臺北故宮博物院藏標注為宋代官窯粉青瓷的筆筒_副本_副本圖8_臺北“故宮博物院”藏,標注為宋代官窯粉青瓷的筆筒  
  南京博物院藏,被鑒定為明正德年間的朱松鄰制高浮雕松鶴紋筆筒(見(jiàn)圖9),陰刻銘文為:“余至武陵,客于丁氏三清軒,識竹溪兄,篤于氣誼之君子也。歲之十月,為尊普熙伯先生秩壽。作此奉祝。辛未七月朔日,松鄰朱鶴。”馬未都先生在《馬未都說(shuō)收藏·明清筆筒》一書(shū)中對此筆筒斷代提出了異議,指出:“此筆筒作于1571年,為隆慶5年。此為已知最早的帶紀年款的筆筒。”馬先生認為,朱松林的孫子朱三松留有銘“崇禎庚辰三松制”的竹刻筆筒(見(jiàn)《竹刻勝語(yǔ)》),若朱松林為明正德年間人士,那么祖孫三代跨度大致是130年,這不太合常理。另外上海博物館館藏有一件竹雕“歸去來(lái)兮辭”、銘“萬(wàn)歷乙亥中秋,小松朱纓製”款識的筆筒,也是一件難得的、帶有紀年款的明代筆筒。
3-1竹制高浮雕筆筒(朱松鄰高浮雕筆筒)_副本_副本圖9_南京博物院藏,被鑒定為明正德年間朱松鄰制高浮雕松鶴紋筆筒
  另外一件藏于安徽省博物館,標注為宋代的象牙燙刻《蹴鞠圖》筆筒(見(jiàn)圖10),孫機老師及馬未都先生均判定為晚明。日本根津美術(shù)館藏有一只類(lèi)似的,象牙燙刻山水人物圖筆筒(見(jiàn)圖11),根津美術(shù)館標注為明代。
777_副本圖10_安徽省博物館藏,標注為宋代的象牙燙刻《蹴鞠圖》筆筒
5555_副本圖11_日本根津美術(shù)館藏,標注為明代的象牙燙刻山水人物圖筆筒
  介紹了古今文獻中的、古墓出土的,以及館藏帶紀年款的,無(wú)紀年款標注年代較早、斷代爭議較大的幾件館藏筆筒。余不妄為評判前輩專(zhuān)家、學(xué)者、藏家對筆筒出現年代的論斷。只是把資料盡量收集羅列于此。供大家參考。也許今后的某一天,還會(huì )出土或發(fā)現傳世年代更加久遠的筆筒實(shí)物呢。
  期待中……
  (經(jīng)作者同意,文章標題與內容經(jīng)過(guò)本刊刪選編輯)
41劉照片(右)_副本_副本劉傳俊  
  筆名,叢林,北京“可園”主人。古代文房收藏家與研究學(xué)者,經(jīng)營(yíng)明清家具近20年,曾在《中國紅木古典家具》等雜志上發(fā)表多篇專(zhuān)業(yè)收藏文章。關(guān)于文房的新書(shū)將付梓出版。

相關(guān)文章:
01.書(shū)房的眼睛——紅木筆筒文化鑒賞
02.馬未都談明清筆筒
03.張德祥談筆筒中的佛儒道
04.中國筆筒最早出現年代考據
05.從“三拍“看筆筒收藏——方文房清玩收藏家劉傳俊
06.內涵 品位 美飾——筆筒在當代的審美意義
07.書(shū)房的氣質(zhì) 始于內心修行
08.千古傳奇《五牛圖》
09.爭議30年的《寒雀圖》御題詩(shī)之“謎”
10.匠心琢器——木雕大師陳加國與筆筒雕藝
11.血檀:說(shuō)好說(shuō)壞都是瞎掰——給吃瓜群眾揭秘血檀真相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

相關(guān)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