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gzypd"><track id="gzypd"></track></dd>

    <li id="gzypd"><acronym id="gzypd"><u id="gzypd"></u></acronym></li><rp id="gzypd"></rp>
  • <tbody id="gzypd"></tbody>

  • 再說,大京作“大”在哪里?

    資訊活動|肖工2023-08-05
    閱讀:139382

    ——2023中國紅木家具大京作文化峰會。聰明人聽到這個會名后,第一反應是反問:為什么要叫“大”京作?或者問:大京作,“大”在哪里?

    為了解惑,前幾天,我們先讓AI機器人寫了一篇文章,發在了《木作七千年》公眾號上。讀者反饋是:太虛!

    那我們今天就用真人續寫一篇,來點兒“實”的。

     

     

    一、大京作,大在“橫寬”上

    先從消費者的角度論。我們知道,喜歡京作家具的人,大多是在北方?;蛘哒f,北方的紅木愛好者,一般更喜歡京作家具。中國的南北分界線,是秦嶺、淮河為界,而北方人口就占了全國人口總數的40%。

    整個北方(東北、華北、西北),幾乎被京作獨占,頂多再加上個晉作,但那是小巫見大巫。

    南方就不同了,有蘇作,有廣作,還有更多新鮮的什么作,不一而足。不管拿出哪個作,從消費者所占幅員上來講,跟京作比,它都是小弟。

    再從生產者的角度講。京作家具的核心產區在哪里?顧名思義,北京啊。人們常把北京稱為“大北京”,沒毛病吧。

    當然了,因為環保等種種原因,幾年前多達260多家的北京紅木家具廠,已被趕得七零八落,都散到北京以外去了。但從百多年的歷史來看,京都是京作家具地道的老家,這也沒毛病。

    北京之外,離京城最近的河北就成了京作家具的主要產地??吹貓D,河北把北京包圍了。這其中,河北的大城、青縣、遵化、淶水、武邑,都是京作家具生產重鎮,紅木企業相對集中且數量龐大,尤以大城為甚。最關鍵的是,他們都以京作為傲,這可能與他們的歷史和地理文脈有關。相比蘇作、廣作,就不一樣了,拿出任何一個蘇作主產區,蘇州的光福也好,常熟的東張、海虞也罷,甚至南通的海門、海安,單拿出哪一個產區,在紅木企業的數量上,都抵不過大城、青縣。

     那么廣作呢?你必須承認,廣東是中國紅木家具的大產區,深圳福田、中山大涌、江門新會,企業數量和規??赡芏疾惠斁┳鞯膯我划a區。不同的是,廣東的紅木企業少把“廣作”掛在嘴邊上,甚至有意無意的去回避它,似乎把自己歸為廣作,它就不再時髦、不再現代了,它們是新中式,新明式,或新什么什么式,總之,它們更追求一個“新”字。這與京作的追求“傳統”(動不動就說自己是“照譜上做的”),絕對是兩個路子。

    可以說,凡京作主產區的企業,沒有人不說自己是京作。而身在廣東的企業,打廣作牌的不多。事實也是如此,許多身在廣東主產區的企業,未必就是廣作血統。他們的作品可能更接近京作家具或宮廷家具,所以他們自稱為“仿古家具”、“高仿家具”或“古典家具”,幾乎不掛廣作標簽,比如眾所周知的江門臺山伍氏興隆。

     

     

    二、大京作,大在“縱深”上

    所謂縱深,是從文化血脈上講的。

    有人說,皇宮里的家具就是京作家具,這論點不敢茍同?;蕦m里的家具泛稱為宮廷家具(當然,皇宮里的家具也并不都是宮廷家具,它沒到那個級別,即使身在宮里,也未必就是宮廷家具)。宮廷家具與更民間化的京作家具是有很大不同的,篇幅所限,在這里我們不展開來闡述。但京作家具與宮廷家具有血脈親緣是一定的,它們之間也相互影響。

    京作家具是宮廷家具的民間化、實用化延伸。宮廷家具是兼容并蓄的,它是各個“作”的集合體。但宮廷家具又一定對“下”有影響,尤其是京作家具。上行下效,即是這個意思。

    除了形制上的上行下效,還包括意識形態的上行下效,對家具概念、家具寓意、家具內涵等方面的解讀等。最典型的,比如對龍紋的使用,皇家使用五爪龍,下邊的王爺、達官顯貴們,就用四爪龍、三爪龍。但從意識上講,他們對龍紋含義的認知是一脈相承的。

    這種對形制上的上行下效和意識上的上行下效,就像墨滴入水一樣,它會慢慢的向四周浸淫過去,從京城輻射到河北,再到山東山西。只不過距離越遠,味道越淡而已。

    更現實一點講,目前,中國紅木家具產業唯一的一家國有控股企業是龍順成,唯一的百年老號也是龍順成,龍順成承襲清宮造辦的衣缽已160余載,至今仍穩扎在北京二環寸土寸金的風水寶地上。龍順成之所以還是龍順成,其實質是體現一種文化傳承,也是對中國家具歷史的一個見證。

    宮廷家具的血脈,包括技藝與意識形態,對京作家具的影響是最直接的,對蘇作廣作的影響則是間接的,但它一定是存在的,它是一只無形的手。從根本上講,它是中國幾千年的皇權政治使然。

     

     

    三、大京作,大在“聚合”上

    京作家具,連北京是六大主產區。但京作家具是沒有聯合組織的,自然也沒有哪個產區去挑大京作(聯合組織)的頭。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這次中華木工委(中華文化促進會木作文化工作委員會)、中國紅木委(中國傳統文化促進會紅木專業委員會),和木作中華手機臺,三方面共同挑頭,把京作家具各主產區代表和行業組織負責人以及地方政府主管部門負責人邀約到北京,齊聚龍順成,共話京作大業,共展京作宏圖,這在京作家具產業來講,是第一次。在中國紅木行業的歷史上,也是第一次。更何況,還有中國京作家具六大產區推薦上來的200余件/套代表作品的大聚會呢,這顯然不是一件小事,也不可能不謂之“大”。

     

     

    四、結尾

    我們這里所說的“作”,是從傳統意義上講的,是更早些年(2006年之前)業內普遍認可的京作、廣作、蘇作、晉作,沒有包括后來興起的仙作、東作、魯作、滇作,等等,大家勿噴。實際上,后來涌現出的這些“作”,實質上它是“作”從風格特征生產地域的異化。往更深里刨,這個“作”的含義,是從個體生產單位風格特征的演進,再向生產地域的演進,這樣的一個路徑。這些留給我們下一篇文章去說。

    大家或許都聽過易中天的一段幽默笑談吧,他說:

    有一句話說,北京人看所有的人都是地方上的,上海人看所有人都是鄉下人,廣東人看所有人都是北方人。你到北京去,北京它這個地方啊從元代就是首都了,元大都。然后明清兩代都是國都。然后中華人民共和國它又是首都,所以北京人都認為自己是中央的。你到北京去,他往往會斜著眼睛看人——哪來的?你們地方上的就是不行。——他是中央的人。所以他要討論國家大事啊。他北京想的都是大事,他都是放眼全球胸懷世界的。

    雖然易中天是在調侃,但往深里想,它有一定道理。

    大京作,大在哪里?或許我們心里都有答案了吧。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