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古典家具收藏家王鐵成先生

公告專(zhuān)區|趙夫瀛2024-06-25
關(guān)鍵字王鐵成 紅木 逝世
閱讀:76190
跟我一樣,許多人都知道王鐵成,是他多次成功的飾演了我們敬愛(ài)的周總理,尤其是1992年,他主演傳記電影《周恩來(lái)》,演的逼真、傳神,故而他憑借該片獲得了第1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男主角獎,和第15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男演員獎,也贏(yíng)得了廣大觀(guān)眾對王鐵成先生的尊重。遺憾的是,這位著(zhù)名表演藝術(shù)家因病醫治無(wú)效,于2024年6月21日晚在北京逝世,享年88歲。對于王鐵成先生的逝世,我們致以深深的哀悼和緬懷。

我的目光,也不由得落到墻上的一幅字上:歷史、文化、美術(shù)、實(shí)用、耐久、增值,這是2005年11月,王鐵成先生為我們《中國紅木古典家具》雜志題的詞。20年來(lái),它一直掛在我辦公室的墻上。

說(shuō)到王鐵成,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位老藝術(shù)家,但其實(shí)他也是一位古典家具收藏家。同時(shí),他也與我們《中國紅木古典家具》雜志、中國紅木古典家具網(wǎng)和中國紅木古典家具理事會(huì )有著(zhù)很深的淵源。昨天,我在中國紅木古典家具網(wǎng)老版本上輸入“王鐵成”3個(gè)字,僅在2003年到2015年的12年間,就檢索出與王鐵成相關(guān)的文章14篇,而且都是我們自己撰寫(xiě)的原創(chuàng )文章。這就得說(shuō)到王鐵成先生與我們的關(guān)系了。雖說(shuō)王先生是著(zhù)名演員,但他是很平易近人的,在延續近20年的時(shí)間里,我們的記者多次采訪(fǎng)他,每次他都是非常熱情、積極配合的,而且還多數都是約在他家里,我想這可能出于王先生謙虛的本性和他對中國古典家具熱愛(ài)的緣故吧。

干媒體的,特別是小記者,都希望能多采訪(fǎng)一些明星大腕??墒聦?shí)上,明星大腕們并不好約,因為主動(dòng)上門(mén)的媒體太多,他們要挑挑揀揀,即便是同意接受采訪(fǎng),一般也不往自己家里領(lǐng),而王鐵成先生不是。也正因為這一點(diǎn),我們也才對他更有親近感,更多了幾分敬重。

2005年11月,是我們的記者第一次到王鐵成先生家里采訪(fǎng),那時(shí)候,《中國紅木古典家具》雜志創(chuàng )刊還不到2年,我們的記者也都是剛剛入門(mén)的年輕人。采訪(fǎng)過(guò)程中,王先生就一邊介紹一邊耐心的講解。孩子們回到編輯部,都說(shuō)是上了一堂中國古典家具的專(zhuān)業(yè)課。這次的《王鐵成釋文古典家具》一文,刊發(fā)在我們《中國紅木古典家具》雜志的2006年2月號上。

我個(gè)人認為,所謂的“收藏家”,應該具備幾個(gè)基本條件:一是藏品,應該具有一定的數量和質(zhì)量,比如就古典家具來(lái)講,你就那么幾件,那恐怕算不上“家”;其次是對藏品領(lǐng)域有濃厚的興趣和熱情;再次是眼力與鑒賞力,能夠識別真偽、優(yōu)劣;第四是對該收藏領(lǐng)域和藏品文化有深刻的理解,收藏家對相關(guān)領(lǐng)域的文化背景、歷史沿革等,有深入的研究和獨到見(jiàn)解。當然還有其他條件,但上面這四點(diǎn)是最基本的,我覺(jué)得王鐵成先生除了在藏品數量上,不像有些文化界的收藏大家那么富有之外,其他幾點(diǎn)還是匹配的,因而稱(chēng)他為收藏家也不為過(guò)。

我沒(méi)有親自到過(guò)王鐵成先生家,我只是聽(tīng)我們采訪(fǎng)王先生的記者回來(lái)講,正如王鐵成先生送給我們的那幅字,那里面的“實(shí)用”2字,我的理解是,王鐵成先生認為,中國古典家具具有實(shí)用性,這些家具不是純擺設,而是日常用品,要把它用起來(lái)。而他家里那些古典家具,也總是他從使用需要的前提出發(fā)淘弄來(lái)的。首先是喜歡,其次是需要,再有正趕上機會(huì ),又符合他的經(jīng)濟條件,于是就順理成章的到手了。王鐵成家里的每一件家具,他都能津津有味的講出它的來(lái)由故事,我想這也是王先生能對媒體坦蕩直率的原因吧。

2014年12月,我們的記者第3次來(lái)到王鐵成家。先生的院落叫海棠園,居舍取名五風(fēng)樓,客廳四周掛滿(mǎn)字畫(huà),絕大多數都是王先生親筆,尤其是廳堂正中大幅的《岳陽(yáng)樓記》,整整占據了一面墻。王先生說(shuō),自己早年跟隨書(shū)法大家黃苗子先生習字,正巧,黃先生和王世襄先生同住在朝陽(yáng)門(mén)南小街的一個(gè)四合院里,經(jīng)黃苗子引薦認識了王世襄,在王世襄的指點(diǎn)下登堂入室,后來(lái)又結識了史致廣、張德祥、胡德生等朋友,故王鐵成說(shuō),他天生就跟習字和紅木家具有緣分。

那一日,天空晴朗,海棠園內黃葉滿(mǎn)地,五風(fēng)樓中丹桂飄香,王鐵成先生欣然命筆,為我們題寫(xiě)了“中國紅木古典家具”8個(gè)大字。

一直以來(lái),我們始終銘記和感恩王鐵成先生給予《中國紅木古典家具》雜志、中國紅木古典家具網(wǎng),以及中國紅木古典家具理事會(huì )和中華木工委的大力支持,感謝他作為一位大藝術(shù)家,給予了我們紅木媒體人以足夠的尊重。

王鐵成先生千古!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

相關(guān)文章